首页 > 建设信息 > 党校、机关党委

“两学一做”贵在“真”

发布单位 :         点击:[]

“两学一做”是既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和“三严三实”专题教育活动后开展的党内又一重要学习教育,这是新形势下加强党的思想政治建设的重大部署,是党性教育、党的作风教育、做合格党员教育的重要任务,也是新时期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的重大举措,具有划时代意义。

“两学一做”贵在“真”。我们这一代人对过去几十年前、特别是“文革”前的整党整风活动多数不知或印象不深,但对八十年代后的、也就是1983年改革初期的整党及以后的重要整党整风活动有所了解,有的也参加了,不少活动是有亲身经历的。我们党最讲实事求是,党内搞任何政治活动最反对搞虚的、搞假的,尤其是搞欺骗组织、欺骗自己的那些“小动作”,如此终究会“聪明反被聪明误”,我认为,每个党员参加“两学一做”学习教育活动,首当其冲的是先要端正学习态度。

要笃学好古,学而不厌。有些党员干部往往以平时工作忙,经常加班加点为没有时间学习的借口。而我想问:在“加班加点”中,有多少是“加”了学习的班的?学习态度是自己决定的,也是自己所能控制的,不要认为那是被组织逼的。有些人有时间学“108号文件”(两副扑克牌打掼蛋)、“砌墙”(打麻将),却没有时间和精力学党章、学系列讲话;有时间做与工作不相干的事,却不去努力做合格党员。在学习教育活动中,不求甚解,搞搞应付,把“我要学习”与“要我学习”两个出现频率很高、概念完全不同的词汇混淆起来,更缺少“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”的为学态度。

“官德如风,民德如草;风之所向,草之所从。”党员是标杆、是引领、是旗帜,党员怎么做,群众就跟着怎么学。实际工作中我们发现,有的党员甚至党员领导干部,学习态度不端正,所表现出的已不是个别现象,如今一些干部参加讲座、开会、培训等,有多少人不玩手机?把专家学者请来是那么地不易,可就有人对这样的好的学习机会却毫不珍惜。“两学一做”,“学”是基础,“做”是关键。而少数人对于学习说起来重要,做起来次要,忙起来不要。回过头来看,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,是在中央出台反对“四风”、“八项规定”后进行的,每个领导干部都深感收获很大,也都能说出个“一二三”的体会来,都认识到“求木之长必固其根本,欲流之远必浚其泉源”之道理。而开展“三严三实”专题教育活动时,尤其对列出“个人问题清单”,民主生活会对照检查材料,似乎有点不耐烦了,不是改头换面,就是有些“疲劳”感,这种“疲劳”会不会带到“两学一做”中来,要有思想准备。

对学习而言,出现“疲劳”是很可怕的,新的东西不能及时吸收、了解、掌握,还会在政治方向、路线方针、思想觉悟、遵纪守法、廉洁自律等方面出大问题。有的领导干部为什么会犯错误,甚至走上违纪违法道路?最根本的是平时厌学,一提学习就头疼,手上捧着书,眼睛是否在看,心里在想什么?什么纪律、法律知之甚少。有些人“进去”了,几乎无一不检讨自己“平时放松学习……”,怎么怎么。为什么直到“进去”了才幡然醒悟呢?原因很简单,嘴上说一套,行动上另搞一套,口是心非,表里不一。2006年5月30日下午4时,中央纪委监察部官网通报:“江苏省委常委、副省长李云峰涉嫌严重违纪,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”。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公开报道显示,本届江苏省政府先后召开了4次全省廉政工作会议,作为常务副省长,李云峰一次不落地参加,每次会议都由他主持,一边在向其他领导干部还要求如何加强学习、如何廉洁自律,一边自己暗里搞腐败,这种典型的“两面人”在我们党内又何止一个两个?

2005年的“保先”教育,组织上曾要求每个人认真做好学习笔记,不少于两万字,多数人做到了,超过两万字的有之,笔记本厚厚实实的有之,乍一看,让人起敬。而有的人笔记真是自己写的吗?不是!自己知道笔记里写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吗?连题目都不知!倒是,苦了秘书,苦了部下,有的甚至还苦了孩子。在“保先”教育中竟然都敢欺骗组织,试想,这种人平时能“合格”吗?而如今,会不会再出现当年那种“笔记”?随便举两则例子:前不久,某省落实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检查组抽查了某市28位新提任干部撰写的任前廉政对照检查材料,发现5人材料中仍引用的《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》,这是“老版本”,新修订的他们看了、记了、了解了?某部门要求全体机关人员每人写一篇参加教育活动的心得体会,结果有人在“体会”中把自己给“出卖”了,成了外省市某部门的人,问题出在哪?“PS”、“嫁接”、“改头换面”,大段大段的抄袭别人发在网上的体会原文,这又说明了什么?学习极不认真,态度极不端正。

人在山外觉山小,人进山中知山深。有的人有了一点知识就自以为满腹经纶,才华四溢。学习永无止境。“学”是为了更好地“做”,否则,知识再多也只是天空的浮云而已。

“两学一做”贵在“真”,每个党员当做到。

© 2015-2016 北京科技大学党委、校长办公室